鲫鱼🐳

我吃百家糖长大的!

我发现46玩家基本都是3146,我一个7146玩家瑟瑟发抖(可能我心里三爹是永远的站哥?)

哥哥牛逼!!!李振洋我超级骄傲!!!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互相喜欢》3&4

   

🐰校园清新小暧昧🐰 

正正的视角//每发两颗小甜豆

超级超级短//不定时更新



3

讲真的我超刻苦在练习。

这已经是我今晚摔的第……我也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是没有觉得疼的,真的,可是旁边的学姐貌似看不下去了。

我第N次duang的一声摔倒在地的时候,学姐仿佛憋了一晚上终于憋不住了“黄明昊!!!”

“哎!”我听见他在很远的地方应声答道。

“过来管管你徒弟!摔一晚上了都!”

说时迟那时快(我今天走沙雕风别太在意我),不过我真的是几乎在几秒钟之后看见有阴影从头顶落下。

“怎么回事啊你?”他岔着腿在我身后坐下,胸膛离我的后背很近,这个姿势特别像我被他抱在怀里,我觉得。

“有没有关系啊?”他从我背后探过头,看着我正揉着脚踝的手,“脚疼啊?”

“一点点。”我伸了伸腿活动了一下。

“那摔的地方呢?膝盖有没有摔到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疼?”

“屁股疼。”我没好气的回答他。

我为什么没好气呢,哼,我为什么没好气他心里没点B数吗,前几天还一直在我面前正廷长正廷短教我这个教我那个,还说我长这么秀气一个人回寝室不安全要他送回去才行,还说你别累着了我给你拎鞋吧,还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你不许认别人当师父。这才几天啊,转眼就去教小姑娘了。没良心!

但是我转念一想,我又不是人家女朋友,呸,男朋友,我凭什么让人心里有B数啊,朱正廷你大老爷们怎么还跟小姑娘似的吃起醋了,你不就才认识黄明昊一个多月吗!我真是想对着镜子把自己指着鼻子骂一顿。

学姐好像看出来我心情不好,或者是借着微弱的路灯看到了我翻的大白眼,向黄明昊努了努嘴,拉起旁边的人走开了。

黄明昊跟两个学姐说了再见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问到“怎么啦?”

“没怎么”我拍拍屁股起来,站到路边的台阶上,右脚晃晃悠悠的在地上划,低着头看轮子骨碌碌的转,一下一下的亮着绿色。

极光轮也是黄明昊挑的,他买了一对白色一对绿的,说我们要用一样的配色,都是左脚白右脚绿,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我徒弟了。我那天在他寝室待了好久看他给我装上轮子,他搞了好几个小时,我都快等的睡着了。

黄明昊跟过来,站在台阶下边和我平视,“你生气啦?”

“没有,我干嘛生气啊。”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很善于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谎,因为我可以让自己表现的坚定不移,如果对方注意不到我的别的什么小动作的话。

“那你怎么跟快哭了似的,谁欺负我徒弟了,我揍他去。”他袖子一撸,作出要打架的架势。

“你才哭了呢”我看着他穿无袖还要装模作样撸袖子的样子,憋笑好辛苦,我扯了扯嘴角,完蛋惹,好像暴露了。

“你笑了。”他歪歪头,拿手指戳了戳我肩膀。“那我就当你不气了啊?”

“我本来就没气。”我白了他一眼,跳下台阶一个跨步滑了出去,听他在后边一边追着我一边叫“你别跑啊,你先说你是不是不气了!”

“喂!你等等我!”

“朱正廷你慢点!”

“你慢点你别摔了!”

我才不会慢一点,慢一点就会让你看到我在偷笑了。

他的声音在我身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猜他脸上应该和我是一样的表情,我猜他也是装作追不上我的吧,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在我身后追着哄我了。


4

我们学校有时候很好看,比如清晨六点半站在桥上看湖面升起丝丝雾气,恍若仙境;比如早上九点四十第一节下课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向实验楼,日光会透过楼顶的圆圈在两栋楼的夹角处形成一颗爱心;再比如,现在……

我刚吃完晚饭,走在水泥路上,八月的天暗的晚,太阳还挂在西边的天空上不肯回家,但是已经没有白天的那份燥热,光圈也变得温柔。

这个时候的天往往是很好看,旁边一个个拿起手机拍照的人向我证实了这一点,我经常叫它彩虹天。它是一种层层叠叠的好看,蓝,淡紫,淡粉,橘粉,橘色,最后一层是红,很正的红,红色的云都围绕在太阳的旁边,它们吸收着太阳的热量和颜色,然后传递到四周,可能在云的背后有一条我看不见的传送带,每到这个时候就开始吭哧吭哧的运作(我满脑子的傻想法)。

天还是亮着的,路灯却也已经亮了起来,这就是八月的样子。

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在一片片树影中穿插着。变长,变短,再拉长,我小步跑到下一个路灯下,我有了三个影子,正正映在脚下的那个又圆又黑,我伸出一根食指,偷偷的向它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向下一个路灯。

我就是在这样的画面里看到黄明昊向我走来,一百米开外。他和一个男生一起说笑着走过来,他肩膀时不时地会笑的一抖一抖,应该是一个很开心的事情。

我在下一个路灯下停下脚步等着他走向我,八十米了,他修长的身形背着光裁出好看的剪影,我喜欢这幅画。

五十米了,我好像看见他手里拿了根烟,指尖的雾气缠缠绕绕,啧,怎么又抽烟。我歪了歪头,算了,抽烟也那么好看。

三十米了,他终于抬头了,看到了路灯下的我,他拍了拍旁边人的肩膀,我猜他是在说再见。

他停下来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他弯下腰要捡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你还没吸完。”

“你不是不喜欢我抽烟。”他顺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但是你抽烟好看。”我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抬头看他。

“好看又不能当饭吃。”他拍了拍我的腰“吃晚饭没?”

“没吃,不想吃。”

“怎么不想吃晚饭,胃又不舒服吗?”他扭头问我。

“不是啊,看你看饱了啊。”我抬头望着太阳,咧着嘴笑。

“又贫嘴。”他把胳膊搭在我的肩膀“陪我吃饭去。”

整片天都红了。

我学不进去,我满脑子都是木子洋😭

《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互相喜欢》1&2

🐰校园清新小暧昧🐰 

正正的视角//每发两颗小甜豆

超级超级短//不定时更新

1


我是第一天来到轮滑社,学长给我介绍了一个男孩子教我。

“你好,我叫黄明昊。”一个T刹稳稳的停在我面前,他踩着轮滑鞋在我面前站直,我得仰着头看他了。

我握了握他伸过来的手,“朱正廷。”

“你原来玩过吗?”他在前边慢慢滑着,我一手拎着一只鞋跟在他后面。

“没有,但是我觉得很酷,所以想学。”

他引我到台阶旁边坐下“那我先教你穿鞋。”

我脱下球鞋,把脚塞进轮滑鞋里,穿轮滑鞋蹲不住,他单膝跪在我面前,我看得到他的发旋,有一点可爱。

他帮我把裤子往鞋子里塞了塞,又帮我重新系了鞋带,“不会勒得慌吧”他抬眼问我。

我摇了摇头,让人帮我穿鞋有点不怎么好意思“不勒,谢谢学长。”

他突然笑起来,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什么呀,叫的好老,我才不是什么学长,我也大一好吗?”他佯装生气。

“啊?”我有一点点懵,误会了呀,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我是原来就玩这个,又比你来社团早,所以教你这个小白应该还是可以哒。”

黄明昊教我怎样调节绑带的松紧和按扣,每说两句就会抬头看我一眼以确保我有听懂,他把绑带紧了紧,“这样可以吗?”

“嗯,还行。”

“那这样子呢?”他又用力扯了一下。

“这样就有点疼了。”到底是刚认识的人,我不好意思说他下手没轻重,其实是超疼。

“那好吧那就松一点。”他拍了拍我的脚踝站起来向我伸出手“起来起来,扶着我的胳膊试一下。”




2

学长学姐们都说我平衡感好悟性高,学的很快,黄明昊也开玩笑跟我讲你这进步速度可以啊,马上就要出师了,我要教不住你了。

我喜欢玩平花(平花是指穿轮滑鞋在固定数量的标准桩距间做技巧动作的各式连续滑行)黄明昊常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我,有时候叼一根雪糕,有时候搂着碗麻辣烫,一边暴风吸入一边夸我厉害,他总是特别捧场。

有时候他夸的声音太大,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往这里看,弄得我一个小萌新特别不好意思。

旁边一个教刹车的学长跑过来跟他并排坐,“你小子挺厉害啊,学这么快。”学长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黄明昊。

“那可不,也不看看是谁教的!”黄明昊一脸臭屁的仰起头炫耀。

“你可得了吧”学长抬腿踹了他一脚,“人家自己悟性高,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我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头“是他教的好。”

“你看你还护着他,回头他都给你教坏”学长站起来,勾过我的脖子“不然你跟着我,我保证你以后比他牛批,咋样?”

黄明昊拍掉他的手,“拿走拿走,爪子拿走”他站过来挡在我前边“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我抢人,好意思么你?”说着又把我往身后扯了扯“正廷打刚刚来就跟的我,那就是我黄明昊的人了,你想都别想。”

“嘿我这暴脾气,”学长抬手佯装要打黄明昊“说谁年纪大呢!”

“说你说你就是你!”黄明昊话音还没落一溜烟就滑了好远,边跑不忘扭头发出幼稚的挑衅。

“黄明昊你给我站住!”

“站住等你打我啊!略略略略略”

一回头他俩就不见了,只有朦朦胧胧的叫嚣声从远处飞来。

啧……我坐在地上懒懒的伸了伸腿,现在的大学生精力真是充沛。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黄明昊气喘吁吁的回来,半蹲在我面前手掌撑在腿上,“卧槽我快被他追着打死了。”

我憋着笑心想着活该吧叫你皮,我顺手把正喝着的水递过去给他,他接过去仰头往嘴里倒,洒了好多到脖子里。

我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直接对嘴喝得了嘛,这么嫌弃我。”

“不是啊”,他抖了抖领口扇风“你看你说的,我不是怕你嫌弃我嘛,我这浑身是汗的。”

他盘腿坐到我对面“哎?我为您受这么大苦,您不给我个名分啊。”

我在内心翻了个大白眼,心想怎么没打死你,还回来在这跟我贫,但是我还是要给他面子“要什么名分?”

“叫师父”他挑了下眉。

“师父。”我承认我毫无灵魂。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然你再叫一声爸爸我听听?”

“滚吧你。”

雨落月光(10)完结撒花

黄明昊照常开学了,他的发奋让远在他乡的父亲十分欣慰。

他在两年之后如愿以偿的考到了朱正廷的母校,他学了心理学,这是赵叔叔给的建议。

这两年他经常去找赵叔叔聊天,却只字不提朱正廷,他常常难以入眠,在每一个下雨的夜晚,在每一个有月光的夜晚。

他越来越喜欢阴天,他常开玩笑说阴天只适合睡觉。吸血鬼只有阴雨天气才会出来活动,黄明昊只有在乌云密布的夜晚才能睡一个好觉。

他的书包上总是系着一个月光白的缎带,书包换了很多个,带子也一直在那里,有时候同学会嘲笑说带子和书包根本不搭,他也笑笑无所谓。

他听父亲说朱正廷一直在法国跳舞,已经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舞者,他很为朱正廷开心,朱正廷在舞台上应该找回了他的骄傲和笑容了,他想象着台下众人喝彩的样子,他想到了那个生日会,一切好像是从那里还是变坏的。

他经常会去蹭中国舞专业的课,室友总笑话他说小小年纪就想去钓漂亮学姐,他笑笑说才不是。

他只是想去那里认识更多跳舞的人,听他们讲朱正廷的故事,他可以混在人群里听学姐们给花痴的小学妹讲大学长朱正廷过去的事情,仿佛他曾经和朱正廷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他也曾从老师的口中听到赞扬,他和在场的很多学弟学妹一起投入艳羡和赞美的目光。

他喜欢看他们在练习室跳舞,他就坐在角落里或者舞台下面一看就是整天,他常常恍惚,觉得走下台的那个人是朱正廷。

几乎所有舞蹈专业的人都认识他,知道有一个人叫黄明昊,他和他们打得火热,他很乐意跟他们聊天,他乐于从各种人口中听到朱正廷的过去和现状。

他却不愿意上网搜索关于朱正廷的任何消息,他怕看到那张脸,他怕他忍不住去找他,去烦扰他,再给他带去痛苦,他觉得自己是一只繁殖痛苦的怪兽,他让自己痛苦,也让别人难过。

后来黄明昊遇到了已经大三的婷婷,他张张口没有打招呼,婷婷下了舞台走到他面前,“去喝杯咖啡吧。”

“嗯”后来黄明昊就经常和她这样并肩走在校园里,和她面对面坐着,两人不说一句话,婷婷拿着一本书看,黄明昊坐在她对面,看看窗外再看看婷婷,一杯咖啡喝完,再分道扬镳。

大家都以为他们在一起了。他们说婷婷学姐不知道被黄明昊下了什么药,自从大一和朱正廷分手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什么男生接触过了,刚从海外巡演回来见到黄明昊第一眼就跟他在一起了,果然世界上有一见钟情。

“他要回来了”婷婷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开口。

“巡演的最后一站在我们学校的大会堂,就在后天。”婷婷放下杯子“你去看看他吧”

婷婷走的时候在桌上放了一张票,“以后……就不喝咖啡了”

黄明昊拿起票,这是他两年多来第一次见到朱正廷的照片,自信的,骄傲的,衣袂飘扬,他还是仙子。

这两天他经常在学校的公告栏里看到朱正廷的海报,听到越来越多的人谈论他,他也会站在一大群小女生身后,远远的望着海报里的人,熟悉轮廓,那是他曾经抱在怀里一寸一寸丈量过的型状。

他去的时候把帽檐压的很低,三排十八号,他在人群中坐定。

他一身白衣走上台前,翩翩舞广袖,似鸟海东来。

黄明昊欣赏不来高雅艺术,他只觉得哥哥一颦一笑,眼角眉梢,从发丝到指尖,都美得不可方物。朱正廷就是他对艺术的定义。

三首曲终,时间过得好快,就要谢幕了,可是他还没看够,他好想再看一眼,但是灯光按了下来,已经有人开始起身了。

他还要多久才能再见朱正廷一面呢?还要再过一个三年吗?他想把他的样子深深的刻画在心里,才可以有力量让他再支撑一个这样的三年。

“请大家稍安勿躁”黄明昊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飘来。朱正廷换了一套衣服,带着耳麦站在台上。

“因为这是巡演的最后一站,又是在我的母校,所以我临时加了一支舞,这支舞是我个人独立编舞,对我自己意义非常重大。”

人群归于平静。

音乐响起,是一个悲伤的调子,这不是一个中国舞,看衣服就不是。

朱正廷仰头面对着灯光站定,从手腕解下一根粉色的绸带,他绑在了自己的眼睛上,大家不禁发出惊呼,感叹于他高超的技巧,闭眼舞蹈,闭眼旋转,慕名而来的很多学生已经拿出手机拍下这个时刻。

这支舞的后半部分几乎是在地板上完成的,他跪下,在地板上下腰,翻滚,蜷缩再伸展,表情时而痛苦,时而忧愁。

若是别人看来,一定又会对它的艺术价值啧啧生叹。他们会说这就是人生啊,艺术就是人生最好的写照,我们在人潮中翻滚,挣扎,我们抓不住,我们放不下,我们爱不到想爱的,连恨都不能完完整整,我们被踩入地狱又拉上天堂,我们看不见,我们摸不到,我们等待释放,我们渴望救赎,我们只能在泥土里翻滚,幻想着明天的光亮。这支舞,就和生命一样。

可是黄明昊看到的,是他第一次强要朱正廷的情景,粉红色的领带,他的哭泣,他的哀求,他的无措,他逃不掉又挣不脱,他透过音乐听见朱正廷的喘息声,像那晚一样,断断续续。

丝带解开,被缠上手腕,他躺在地板,指尖指向天空,无力的放下,他闭上了眼。

音乐声停下,礼堂环绕这他的喘息。人们纷纷站起为他鼓掌,为他喝彩,这场表演无可挑剔,美妙绝伦,它可能会名留青史。

朱正廷站起身,平复了一下气息,“这是我第一次表演这个舞蹈”他顿了一下“也是最后一次。”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乱。

“这是三年来我梦里常出现的情景”

朱正廷经常做那个梦,粉色的领带,浑身的吻痕,得不到回应的哭诉,泪水浸泡的自己,还有黄明昊。

他开始总是被这个梦惊醒,这是黄明昊给他疼痛的第一次,是他痛苦的源泉,他总是摆脱不了这个噩梦的困扰。朱正廷每每惊醒的时候却又很想他,他病态的想要明晚还能再做这个梦,梦里有黄明昊的脸。

“我把这个梦编成了舞,或许它不是快乐的回忆,但是它是一个起点。”

朱正廷看向那个角落,看向那个戴黑色帽子的男孩,像多年前那个晚上。他轻易的在人群的角落里找到了那个自以为把自己隐藏的很好的男孩。

朱正廷走下台,在无数闪光灯的照耀下,走向那个男孩“它是我奔向你的起点”

他走到黄明昊面前,双手拉着他的领角,在千人的目光下,踮起脚,吻上他的唇。

他看着黄明昊“我曾经躲避你,我冲不破内心的桎梏,解不开自己的心结,我逃到了地球的另一端,可是我还是想你,我见山是你,见海也是你,每一个美好的容颜都像你。”

“我爱你,只爱你。”

朱正廷吻上黄明昊脸颊上的眼泪,“别哭昊昊,我最见不得你哭了,你一哭我就想把全世界都给你。”

雨落月光(9)

黄明昊这么些天基本没有碰过他,总是一个人蜷缩在小沙发里。

朱正廷又做噩梦了,他靠在床头,今晚没有月光,可能要下雨了。

朱正廷向有光的地方走过去,他捡起掉在地上的毯子,重新盖到黄明昊身上。

朱正廷拿起桌上的烟盒,走向窗前,他都不知道黄明昊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黄明昊”

朱正廷靠在窗棂上,他穿了月牙色的丝绸衬衫,是黄明昊最喜欢的那一件,脖颈上系着的飘带微微浮动。起风了。

“什么是爱呢”

他喃喃道。

窗纱被吹的翻卷过来,包裹在他的身上,塑出了他纤瘦的身形。他几乎不可察的晃动了一下肩膀,就像不能破茧而出的蝴蝶做的最后一次挣扎。风越来越大了。

“你是爱我的吧”

他点了根烟,把它放在窗台上,浓郁的白烟颤抖着上升,像被牛头马面用铁叉叉进地狱岩浆里的死囚,在猩红的泡泡中伸出的手。然后慢慢被吞噬,消散。好像下雨了。

“昊昊”

他抬了眼,看向安安静静窝在沙发里的男孩子,地灯柔软的光打在他眉毛,头发,睫毛,脸上的绒毛,整个脸庞都被染上了一层暖色。他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是一个孩子。

雨下大了。

被风携裹着,像石子一样砸在朱正廷的后背,肩膀,浸湿的衬衫冰凉的贴着他的肌肤,他向着窗户慢慢转过了身。

烟灭了。

打雷了。

黄明昊被雷声惊醒,看见窗口立着一个纤瘦的身影,雨浇湿了半张床,朱正廷就那样站在雨里。

他拿起毯子翻身下去,裹住朱正廷,把他拉到怀里,啪的一声把窗户关上。

“胡闹啊你”黄明昊眉头皱的很紧,他着急的拿毯子去揉擦他的头发,“你才刚刚好一点,你怎么能这么淋雨。”黄明昊可能是刚睡醒,他忘记了朱正廷跟他不应该这样亲昵,他的哥哥不屑于接受他的触摸,可是他一着急就忘了。

朱正廷拨开盖住脸的毯子,“我都看不见啦!”

黄明昊有好久好久没见到朱正廷这样笑了,不是勉强撑出来的,也不是标准微笑,是真的很开心。朱正廷两个圆溜溜的眼睛从刘海下边露出来,俏皮的忘向他。

他笑的黄明昊乱了心神。

朱正廷没有穿鞋,他向前一步,搂上黄明昊的腰,把脚踩在黄明昊的脚背上,他把湿漉漉的头发埋在黄明昊的颈窝,“我脚都湿了”。

黄明昊看着怀里的人,紧紧拥入怀中,不管你下一步又想怎么对我,再让我多抱一下吧,一分钟也好。

朱正廷见他没有松手的意思,挠了挠他的腰窝,“放手啦”他咯咯笑着“我浑身冰凉哎”

“哦”黄明昊赶紧松了手,他不知道接着要干什么,他就傻傻的杵在那里。

朱正廷把胳膊举高高,像个撒娇要糖吃的孩子,“抱我去泡澡啊”

像梦一样,黄明昊把人横抱起来走到浴室,朱正廷环上他的脖子,把脸贴在他的胸口。是不是我不清醒。

黄明昊把他放进温水里,朱正廷舒服的撑了个懒腰,“好暖和”他声音软软的。

黄明昊别过头没有看向他赤裸的身体,他怕自己又会脸红,也怕朱正廷厌恶他的眼神,“那……那我就先出去了”

“陪我说会话吧”朱正廷握住了他的小拇指,抬头望着他“我们很久没有聊天了昊昊”

黄明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他蹲下来反握住朱正廷的手“可不可以再说一遍”他咽了咽口水,怕自己听错。

“昊昊”朱正廷很明白他想听什么,他抚摸着黄明昊的脸,“昊昊这段时间……辛苦了”

哥哥你为什么突然又这么温柔,他撇撇嘴,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他把脸埋在手掌里,跪在浴池旁边,肩膀一耸一耸“哥哥……”

“别哭啊……我最见不得你哭了”

朱正廷趴在浴缸边,枕在黄明昊搭在浴缸边的胳膊上,两条腿在水里晃晃悠悠,搅出哗啦啦的水声。

“昊昊我是不是瘦了”朱正廷呼出的气吐在黄明昊的指尖。

“嗯”黄明昊在水中摩挲着朱正廷的手指“瘦了很多”

“太瘦了,都不好看了”他看着自己的脚踝,骨头外边就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

“好看”黄明昊包裹住他的手“你永远都好看。”

朱正廷站在浴缸里擦干,刚要抬腿出去,就被黄明昊抱起来,朱正廷笑开“你这段时间总是把我抱来抱去的,我都快不会走路了。”

“那就不走路了,我可以一直这样抱着你”

哪有什么永远呢,朱正廷贴着黄明昊的左心房,听着他的心跳扑通扑通,就活在当下吧,不要想以后了。

朱正廷在黄明昊转身的时候拽住他的衣角,有一点难为情的开口,“今天别睡沙发吧”。

“嗯?”

🔞  链 接 见 评 论  🔞

(车是假的,老福特有毒是真的)

(未完待续……)

雨落月光(8)

朱正廷是被吵醒的,他睁眼的时候看到黄明昊坐在地上捂着脸,床边护士打扮的姐姐拉着一个正在挥舞着拳头的男人,他的手背里扎了针,一下一下捏着拳头的时候会有针头几近破皮而出的快感。

“赵叔”朱正廷认出了这个人“您来啦”他苍白的脸上还要强撑出一个微笑表示欢迎的礼貌。

听见有人叫他,男人赶紧回头,在床边坐下,“正廷醒了?哪里疼吗?”男人语气很着急。

“没事的,赵叔,不疼。”朱正廷笑了笑。

“傻孩子,我的傻孩子,真是的……”男人捏着朱正廷的手,怎么可能不疼呢。胳膊和手腕上全是牙印和伤疤,身上一块块的青紫,后边……都没有一块好肉,都快烂了怎么会不疼呢。

朱正廷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就长得漂亮,跳舞的孩子一直都很爱惜自己的身体,身上几乎从来没有伤啊疤的。

他记得小正廷五岁的时候,手指上被割了一个半公分的口子,硬是打电话哭着喊着要他去家里坐诊,他没办法只好带着创可贴赶到朱正廷家里,给他贴好,跟他讲流一点点血不会死掉的,也不会留疤的,哄了好久朱正廷才消停。

朱正廷有多怕疼呢,感冒了在屁股上打针,十秒钟的事,他能坐在床上哭一个多小时。第二次再打,楼上楼下跑,满屋子乱窜,几个人都逮不住。

朱正廷有多怕疼呢,小时候学舞压腿,全班的女孩子加起来都没有他一个人嚎的厉害。

朱正廷有多怕疼呢,都上高中的大男孩子了,打篮球右手磕破皮,每天都要打电话跟他喊疼,吃饭都要用左手,伤疤没结好怎么都不肯拿笔写字,硬是说疼,为了这老师不知道找了多少次家长。

男人越想越气,虽然跟黄明昊家交情也深,但是正廷就像他半个儿子一样,他倏的站起,对着黄明昊吼“你他妈就是个混球,你哥哥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吗,他这么好的孩子由得你这么作践!”说着又要扬起拳头。

黄明昊站在那,低着头一动不动,等着钝器的疼痛感袭来。

朱正廷拉住了他的衣袖“赵叔,不怪他”朱正廷摇了摇头“你别太怪他,他还小,我们都有错。”

黄明昊听着这话可难受了,心里像被浇上了柠檬汁,他看向朱正廷,朱正廷却丝毫不愿分一点目光给他。

我们都有错。他朱正廷有什么错呢?错在那么温柔,还是错在那么善良,错在一次次原谅他吗?黄明昊想,他应该是错在认识我这样一个混蛋吧。

朱正廷撒了一个很好的谎,他让自己表现的善解人意又楚楚可怜,他让所有人都觉得黄明昊真不是个东西。他用余光看到了黄明昊的表情,细微变化的表情。黄明昊,你后悔吗?内心在愧疚吧?是不是很挣扎?你是不是也觉得自己是个烂人?你眨巴那么多次眼睛,又想哭了吧。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心疼你,我一眼都不想看你,黄明昊。

朱正廷的心里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虽然也没有那么痛快。

赵叔板着脸嘱咐了黄明昊很多话之后才离开,临走时还再三强调一定要好好照顾哥哥,黄明昊点头应和着。

他上楼的时候朱正廷已经睡过去了,他不敢靠近,远远的站着,望着朱正廷的睡颜,窗外的鸟鸣,远处的蔷薇,面前的朱正廷。他是从睡美人的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吗?可我是个怪兽,我不是可以亲吻你的王子。

连续七天没吃饭,朱正廷都靠着点滴来维持,赵医生每天都会来给他打针,黄明昊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听得到他开口说话,看到他笑。只有两个人在的时候,他是分不到朱正廷的目光的,他只有在医生来的时候,远远的看看他。

医生说朱正廷明天开始可以吃东西了,黄明昊很开心,他是不是有机会可以跟朱正廷说一句话了,他心里盘算着要去买一些什么菜,煮一点什么样的粥。

黄明昊送完医生回到楼上,朱正廷看向他的目光让他有一点诧异,他就站在门边和朱正廷对视着,不挪一步。

“抱我去洗澡吧”朱正廷像是在陈述一件平常的小事,像水滴在海绵里。

黄明昊的腿比脑子行动快,他走到浴室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朱正廷说的是抱我去。

他的胳膊穿过朱正廷的腿弯,把他横抱起来,朱正廷一直看着他,看得让他头脑发热,头皮发麻,他看得出朱正廷根本没打算原谅他,可是……为什么要这样,装作没关系的样子。

朱正廷靠在浴池边,身体泡在充满泡泡的水里,他又想到了美人鱼,他看向黄明昊,“你是王子吗”

没来由的一问,让黄明昊洗头发的手停住了一下。

“就是那个雨天在月光下剖开我的尾巴的那个王子。”朱正廷看着自己的手腕,浅浅的笑着,他像是对自己说话,并没有讲给谁听。

黄明昊小心翼翼的给他冲洗着头发,怕泡沫弄到他的眼睛里。

他给朱正廷擦洗身体,手抚过每一寸光滑的肌肤,脖子,胸,腰,腿,他开始脸红,可能是浴室太过闷热,或许是朱正廷的目光让他避无可避。

“你害羞了”朱正廷抚上他的耳朵,撑起身子在他的耳边细语“可是这都是你看过的,都是你摸过的,都是你亲吻过的地方,你在害羞什么呢?”

朱正廷的眼神真的像是一个无知孩童,认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

黄明昊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声音有一点不稳,“你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我知道错了,我不想听,求你别说了。

朱正廷第二天醒的挺早,这是他赵叔叔最后一次来坐诊了,他想气色好一点迎接他。

黄明昊盛了一碗粥端到他面前,盛的太满不小心撒了出来,撒在朱正廷的手上,白皙的皮肤立刻泛起了红色。

黄明昊慌忙扯过他的手察看,拿过旁边的湿毛巾覆在上面,朱正廷用力的缩回手,用毛巾把每一根手指,都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

他抬头望着黄明昊茫然的眼睛,“很脏啊”顿了一下,他把毛巾放在一边,舀起一勺粥,吹了吹,“我没说你呢,我说我自己。”

朱正廷是坏心眼的,从昨晚开始就是,他要报复,为他受过的侮辱,为他破碎的自尊。

我要在你最绝望的时候救赎你,在悬崖边拉你一把,让你以为自己有生的可能,让你奉我为神灵,对我顶礼膜拜。我要在这个时候缩回手,让你跌落深渊,把你踩在脚底,把你塑进泥里,把你压入地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赵医生来的时候黄明昊在厨房里刷碗,水声盖过了外边说话的声音。

黄明昊待在厨房,听到有人起身,才走出来送赵医生出门。

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他看见朱正廷坐在沙发里,一动不动,脸色很差的样子。

他总觉得不太对劲,赶紧回头跑上楼,刚走到一半就听见哗啦啦的瓷器破碎的声音。地上一片狼藉,朱正廷撑着身子站在酒柜旁边,地上全部都是碎片,地毯都被四处流淌的酒水浸成了深色。

朱正廷怒视着来人,把手上的最后一瓶酒朝黄明昊扔去,结结实实的砸在他的肩膀上,滚落在脚边,黄明昊没有躲。

“都是你!”朱正廷快步走向前,掐上黄明昊的脖子,把他摁在墙上,“都是你!都是因为你!”黄明昊被他掐的喘不过气,伸手想掰开朱正廷的手指,却更加激怒了他,他用上了另外一只手,更加用力,想要掐死他一样。

“都是你!黄明昊!是你变态!”

空气好稀薄,黄明昊的脸憋的紫红,他的耳朵好像变得敏感,他听到了朱正廷咬紧了牙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朱正廷松手的时候一大口空气从黄明昊的嘴里,鼻腔争相涌入,一时间引得他猛烈咳嗽,他跪趴在地上,脑子里嗡嗡作响。

朱正廷坐在地上,两个手掌的掌心按着眼窝,眼泪流进袖口,濡湿了整条胳膊。

“赵叔叔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跟家里出柜,他说他会帮我劝说爸爸”朱正廷喃喃开口,嗓音里都是委屈。

“我不是同性恋,我不喜欢男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我……”

“他这么觉得,婷婷也会这么觉得……”

“他们……他们以后都会这么觉得”

可是我不是啊,我只是遇到了一个叫做黄明昊的孩子,我的疼爱是错的吗,我的原谅是错的吗,遇见是错的吗,我有错吗?

他抬眼,委屈的像一只兔子,“可是黄明昊,我不喜欢男人啊,我又哪里错了呢?”

(我为什么还没写完,fong了)

雨落月光(7)

朱正廷醒的很早,天还没太亮的时候他就醒了,晚上总是睡的迷迷糊糊的。

他翻了个身“嘶……”好疼

黄明昊还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小孩的睫毛湿漉漉的,朱正廷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真软,真像个毛茸茸的小桃子。

朱正廷扯过旁边衣架上的浴袍,强撑着爬起来,好难走路。他嘲笑自己像被割了鱼尾的人鱼公主,身体也轻的像泡沫。

他找到黄明昊昨天扔在沙发缝隙里的手机,有些事情还是要交代清楚,如果自己打算留下来陪他的话。

“婷婷,分手吧。”朱正廷敲了几个字过去。

几乎是一瞬间,电话就打了过来。他走出门,把自己关在门外。

“正正”女孩的声音有点哽咽,听得出她在努力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朱正廷轻轻的叹了口气

“正正,你昨天听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有好一点吗?”

“没事,只是有一点感冒。”这是朱正廷今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这个谎话编得实在拙劣,他的声音几乎是气声。

他听见女孩在电话那头抽泣,“乖,别哭了”他靠在墙上小声安慰着。自己真的是个渣男。

女孩在十分钟的电话里根本没有提到可不可以不分手这种话,只是一直叮嘱他要注意身体好好吃饭,朱正廷觉得自己实在是个混蛋,实在玷污了一个这样体贴善良的女孩子。

“好,你也是,天冷要多穿衣服,好,我回去还教你跳舞。”朱正廷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过身被身后站着的人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醒的”朱正廷问

“你下床的时候我就醒了。”

“你都听到了?”朱正廷拿着手机朝屋里走去,笑盈盈的,他的昊昊应该知道了吧,自己想留在他身边的心思。

“你想让我听到什么”朱正廷被抓住手腕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几乎被拖拽着进了浴室。

朱正廷,你想让我听到什么呢?是一大早就着急的下床发微信解释,还是你轻言细语的安慰。我听到了,我当然听到了,你语气那么温柔,你让她多添衣,你让她乖,别哭,你说你回去还教她跳舞。你为什么那么开心的问我,你想跟我炫耀什么,告诉我你是她的,告诉我我永远得不到你是吗?

🔞链接见评论🔞

其实我觉得这并不能算是一张车😣

雨落月光(6)

“疼吗”黄明昊靠在浴缸边,把手抽出来。

朱正廷睁开眼,看着黄明昊,目光温柔的像一只母鹿,“能有多疼”,他就这样直视着黄明昊,眼角甚至带着笑。

这和黄明昊想的不一样,他以为朱正廷会骂他,会给他一巴掌,会恶狠狠的看向他,这样他才有机会向他低头,向他道歉,才能求他原谅。

能有多疼,黄明昊脑子里回响着这句话,是啊,刚刚他疼成了那个样子,疼的嘴唇发白,疼的浑身颤栗,现在能有多疼。

“你别哭”朱正廷轻轻的擦掉黄明昊脸上的眼泪,疼的是我啊,你哭什么呢,你终于成功的占有我了,你不该觉得开心吗?你怎么还哭了呢?

“我最见不得你哭了,你知道的。”朱正廷仰头望着天花板,他的声带像是撕裂了,几乎快要失声。

你别哭了,你一哭我就心软,我就什么都想答应你,你一哭我就想把全世界都拿来给你,你别哭了。

黄明昊把朱正廷的身体清洗干净,用浴巾裹起来抱到另外一间客房,轻轻的,像放置一件古董花瓶。他不忍心把朱正廷叫醒让他穿衣服,只好给他盖上被子,掖紧了被角。

黄明昊给自己草率的冲洗了一下,下楼取了医药箱,朱正廷的手腕都已经脱皮,在水里泡了一下周围开始发白,开始腰上还留着青紫的手指印,嘴唇都已经肿了起来,后穴也是,红肿的厉害,他给他清理的时候,流出来的东西都是带着红色的,混着朱正廷的血。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把朱正廷的胳膊从被子里拿出来,药膏好凉,“嘶”朱正廷吸了一口气。

“对不起”黄明昊有一点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把你弄醒了”

“没事”朱正廷偏过头看着他,“我没睡着,只是太累了”

黄明昊接不上他的话,他是混蛋,他不配,他埋头涂着药,努力睁大眼睛,嘴撇了撇,眨了眨眼,他不能哭。

他不知道朱正廷当时用了多大的力气,几乎要把手上抠出五个血洞,他盯着朱正廷的手腕,又看了眼朱正廷。

朱正廷费力地笑了笑,看起来像是很累了,“别看了,没多疼。”

朱正廷由着他给自己的手腕,后穴都上了药,黄明昊动作很轻,跟一个小时之前的他差了太多,朱正廷想要扼断自己回忆的思绪不去想过去的那些,但是浑身的疼痛又叫嚣着一次一次把他拉了回去。他好累啊,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可是又好疼,疼的睡不着。

黄明昊躺在朱正廷身边,借着月光看着他的的哥哥,眉头皱起来又松开,就像在噩梦里挣扎。

“睡着了吗”黄明昊试探着开口。

“没”朱正廷睁开一只眼睛,另一只埋在枕头里,可以偷懒不用都张开。

“因为……疼吗”黄明昊伸手把他揽进怀里,揉着朱正廷后脑勺软软的头发,他不知道要怎么道歉,安慰,都是他的错。

“好疼啊。”朱正廷埋在黄明昊的胸口,在被子里讲着这句话。

他拉过黄明昊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抬眼望着他,“这里,黄明昊,这里……好疼啊。”

未完待续……